当前位置:主页 > 乙酸钠 >
Dj Krush:到了天国我还要做DJ(组图)
更新时间:2021-07-20

  本报讯(记者王晶)1月14日凌晨在工体北路的Mix吧中,来自日本的著名先锋舞曲艺人DJKrush进行了他在中国内地的首场演出。当晚Mix吧到场人数近千,乐迷们在DJKrush个人风格强劲的舞曲中度过了一个完美夜晚。

  DJKrush本名石井秀明,1962年出生于日本东京。在舞曲领域已经探索了20多年的他,是亚洲最著名的舞曲专家之一,在世界上,他的名字也是与DJShadow、DJCam等顶尖舞曲DJ排在一起的。自从20世纪90年代出道以来,他已经出版了近10张专辑。

  他善于将日本的传统文化与爵士乐、舞曲结合起来,将“尺八”、“太鼓”等日本传统乐器与电子音乐融合在一起。

  这次在北京的演出是DJKrush亚洲巡演的第二站。午夜12点30分,经过现场DJ长时间的暖场后,DJKrush准时出现在了台上。他以凌厉的鼓击片断为基础,即时加入黑胶唱片采样与音效并且打碟,以完全即兴的手法展示了大师风范。两个小时的现场演出没有一刻冷场,每次乐剧段落的起伏都会引起人们的热情欢呼,他则在这欢呼声中双手合十向观众致意,狂欢之后,DJKrush结束了他的亚洲巡演北京站演出。演出期间记者还看到了熟悉的面孔———崔健。

  这是DJKrush亚洲巡回演出的第二站,在1月15日和1月16日,他还将继续造访上海、广州两个城市。据悉,他的新专辑将于今年九月份动工。

  采访到DJKrush不是件容易事情,从约请到找翻译,每一件事儿都令人焦头烂额。所幸,我们还是进行了一场简短的对话。令我没有想到的是,他异乎寻常的随和、友善。采访中我一直在想,“明明是一个普通的邻家大叔,却也有过自己的青春和热情,而且到现在都还是亚洲最棒的DJ,真得很奇妙”。最令我感动的是,当我说他是我最喜欢的亚洲DJ时,他使用了日语中极少使用的感叹语表示,他的内心难过极了,因为听到这样的评价,他已经感动得说不出话来。

  注①《渐》/《寂》:分别发行于2001年和2004年,为他的代表作。专辑中他进行了大量的实验和融合,将东方式的哲学与概念贯穿在音乐里。

  注②尺八:1300多年前由中国传至日本的一种管乐器。类似于箫,因管长一尺八寸而得名。当今最著名的尺八演奏家橫山胜也与DJKrush合作过。

  注③Mo’Wax:著名的独立电子音乐厂牌,位于伦敦。在发掘地下hiphop方面作出了极大贡献,为当代电子音乐领军厂牌之一。国际范围顶尖的一些DJ即出自该厂牌,如DJShadow.

  DJKrush:包括中国香港、内地、台湾、新加坡、马来西亚、韩国,中国是第二站。

  DJKrush:与其说是传统的DJ,不如说是一个很老旧的DJ了。做这一行已经将近20年了。

  新京报:你是怎么理解中文里“渐”和“寂”这两个字的(注①)?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心情?

  DJKrush:会有制作《寂》这样的心情是很偶然的。我的生活中一直都只有音乐,音乐是我最喜欢的,没有其他的嗜好。偶然有一天觉得稍微有点累了,觉得钓鱼非常新鲜,想去尝试一下。那是一个非常宁静的夜晚,天上挂着一轮满月,非常美。在海边,同时还有虫鸣声,很宁静平和,这在日本非常新鲜。在这样的氛围下,做出了《寂》。《渐》呢,《渐》是怎么回事来着?因为时间太久,已经忘记了。(大笑)

  DJKrush:就好像是画画的人通过画来表现自己一样,hiphop就是我的“家园”,是我能够表现的地方,我觉得如果能够一直这样继续下去就太好了。

  新京报:怎么想到要把日本传统的音乐,像尺八(注②)这样的东西融入到西方的hiphop音乐中去呢?

  DJKrush:我一直把hiphop当成音乐的土壤,我想让这样的土壤上能够长出各式各样的花,我不要一个美国颜色的花,我想要让它开出属于我的颜色的花,所以做了很多尝试、实验。

  DJKrush:因为是我非常喜欢的东西,所以没有觉得有什么困难。比起以前来,有点老了,觉得腰疼,如果说困难的话,就是有一点点腰疼了。(大笑)只有多多尝试,多多练习,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办法。而且头脑要开放,不能一根筋,一定要放开思维。

  DJKrush:与其说好的DJ不如说是非常有个性、别人不能模仿的DJ,我认为这样的DJ非常了不起。不过我也不知道谁是最棒的,说不上一个名字。

  DJKrush:很难回答啊,有很多,我喜欢爵士,喜欢MilesDavis.他一直以来总是向前看,不回头,让年轻人充满朝气,积极向上的风格,我很喜欢。我已经老了,但是还是像年轻人一样在进行音乐的实验,这很像小孩子,我即使是死了,上了天国,也还想这样……我去得了天国吧(笑)?也许是地狱(笑)。我就是死了也要抱着我的Turntable(DJ打碟专用的黑胶唱机)一起烧了上天……不过要是上不了天国可怎么办啊?(大笑)

  DJKrush:因为曾给日本的电影配乐,在英国流行电子音乐,我听了MoWax的DJ艺人的音乐,想知道这个艺人是谁,那个艺人是谁,觉得很有意思。那之后我录了很多样带,到处派发,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听到我的音乐,这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,我有点记不得了,不过差不多就是这样了。

  DJKrush:DJshadow是别人无法模仿的,DjSpooky也很有他的特色,这两个人的音乐我都非常喜欢。我们三个人发出的声音是不同的。

  DJKrush:无论在MoWax还是在Sony,都是如实地将我想要表现的东西表现出来,对我来说这没有什么不同。我出了10张专辑,都是我自己的孩子,性格不同的孩子。如果哪天我为了钱、车子或者女人什么的去做音乐,到了那个时候的话我就放弃音乐了。

  DJKrush:预备今年九月份左右做新专辑,还没想好怎样的风格。因为刚刚完成了《寂》,要稍微整理一下头脑。这次在亚洲的演出对我来说非常重要,也许会成为新专辑的一些元素。

  DJKrush:都喜欢,因为都很不相同,都非常有特点,这次是我初次到北京来,非常期待,想要知道大家会有怎样的回应。

  DJKrush:这次是第一次,到目前为止还没有,是香港的DJTomy,你们知道吗?我从他那里收到过礼物。

  DJKrush:流行音乐的信息能够到达北京,能让大家觉得很开心,我觉得这是好事。但是在日本也确实有人在做电子音乐,如果能够有更多人得到电子音乐的信息,那么做电子音乐的人就会多起来了。我很期待。